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年营收2000多亿的上海医药突发公告:原副总裁等4人被查! 正文

年营收2000多亿的上海医药突发公告:原副总裁等4人被查!

来源:中国零食网   作者:休闲   时间:2023-09-15 17:09:17

9月4日,年营上海医药(601607.SH)发布公告,收多上海该公司原副总裁潘德青,亿的医药原副下属子公司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陈彬华,公告下属子公司上海上柯医药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总裁正在接受上海市闵行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上药第一生化原副总经理黄臻辉涉嫌严重违法,等人正在接受上海市闵行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被查

值得一提的年营是,9月2日,收多上海上海市闵行区纪委监委曾发布消息称,亿的医药原副上述上海医药集团及下属公司4名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公告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总裁

另据财联社9月3日报道,等人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被查该4人被查主要涉及个人行为。年营

上海医药四人被查回应称“与公司无关”

9月4日,上海医药发布公告,根据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官网于近日公示消息,该公司原副总裁潘德青先生,下属子公司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上药第一生化”)原总经理陈彬华先生,下属子公司上海上柯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上柯”)原总经理李平先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上海市闵行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上药第一生化原副总经理黄臻辉先生涉嫌严重违法,正在接受上海市闵行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公司目前尚不知悉前述人员被调查的具体原因。

截至本公告披露日,上述人员均已不在公司任职。公司拥有完善的治理结构及内部控制机制,按照《公司法》、《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及《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规范运作,日常生产经营活动未受到影响。

据界面新闻,同日,上海医药证券部门工作人员向表示,调查是针对上述个人的调查,和上市公司无关,目前公司正常运作。

值得注意的是,9月2日,上海医药刚刚披露董事会接到潘德青的书面辞呈。公告显示,因个人原因,潘德青辞去本公司副总裁及在本公司附属子公司担任的全部职务,辞呈自送达本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而其2022年3月29日起,才开始担任公司副总裁,任期为三年。换而言之,潘德青在副总裁职位上仅就任一年半,且未到60岁的退休年龄。此外,他此前还任公司营销中心主任。

在升任上药副总裁之前,潘德青已在上药多家附属公司任管理人员职务。2022年3月的公告显示,其曾任上海上药信谊药厂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上海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处方药事业部总裁助理,上海信谊万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上海延安万象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上海市医药工会副主席,上海信谊药业有限公司党办主任,固体制剂车间主任等职。

潘德青 图片来源:资料图 长安街知事

本次公告涉及的另外三位管理人员鲜有公开资料。仅有公司《2019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授予对象名单》中出现李平,职务为子公司核心管理、技术骨干。另据上海医药公司官网,今年4月18日,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管司司长袁林、处长李卫华赴上药物流调研指导工作。彼时,李平任上药上柯总经理,参与陪同调研。上药第一生化的黄臻辉则曾获评“2017年上海市重点产品质量攻关突出贡献个人”。

据界面新闻,前述证券部门工作人员表示,李平约在一个多月之前离职,陈彬华则很早就退休了。在医药行业反腐高压态势下,上海医药及下属公司多名干部被查,一时引发业内和投资者强烈关注。

另据财联社,资深医改专家徐毓才向记者表示,此次上海医药4位干部被查是否涉及医药反腐尚不好判断,但可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暴露出腐败问题。就目前进行的医药反腐而言,以往反腐主要在医疗机构,也就是末端,今年随着相关监管、审查力度趋严,将实现全链条、全领域、全覆盖,因此更多的会波及医药企业,甚至协会学会。今年7月以来,被称为“史上最强”的反腐风暴席卷整个医药行业。据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中旬,今年以来全国已公开通报被查的医院院长、书记多达180多位。行贿、受贿均有多个典型案例被曝光。

上海上柯是上药第一生化子公司

是上海医药孙公司

企查查显示,本次公告中的上药第一生化为上海医药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上柯为上药第一生化的全资子公司,即上海医药的全资孙公司,法人为潘德青。

据上海医药官网的介绍,上药第一生化成立于1994年,由上海第一制药厂与上海生物化学制药厂组建而成,2010年成为上海医药全资子公司。与下属子公司上海紫源制药有限公司一并成为上海医药生物生化聚集产业。

上药第一生化产品涵盖生化原料、化学原料和天然药物提取物及其无菌水针粉针制剂,重点品种包括丹参酮IIA磺酸钠注射液、注射用糜蛋白酶、注射用二丁酰环磷腺苷钙、瓜蒌皮注射液等。上海上柯则成立于2014年,是上海医药营销三部实体运作企业,即一家以从事零售业为主的企业。

2019年上海医药的公开资料显示,上海上柯是上海医药的营销实体平台,作为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承载了上药第一生化自产品种的营销工作,销售网络覆盖全国。上海上柯还希望利用上药上柯在罕见病用药、短缺药用药领域发挥营销优势。

上海医药2022年营收2320亿

销售费用高达142.8亿

官网简介显示,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沪港两地上市的大型医药产业集团,位列《财富》世界500强与全球制药企业50强,综合实力位列中国医药企业前三。

上海医药主营业务覆盖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公司在Pharm Exec(美国《制药经理人》杂志)发布的2023年全球制药企业TOP50中,位列第41位。公司也是中国第二大的医药商业企业和国内最大的进口药品、疫苗、医疗器械服务商。上海医药2023年半年度报告披露,公司营业收入1325.92亿元,同比增长18.7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1亿元,同比减少29.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1.99亿元,同比减少17.96%。基本每股收益0.71元。

财报显示,2022年,上海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319.81亿元,同比增长7.4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17亿元,同比增长10.28%。

上海医药在业内地位堪称“医药一哥”。A股医药生物上市公司近500家,年营收超过2000亿元仅有上海医药一家,去年2319亿元收入比第二名的九州通(分销商)收入高出近千亿元。

另外,从2022年上市药企的年报来看,上海医药的销售费用高达142.8亿元人民币,位居所有药企的榜首。2023年上半年,上海医药销售费用为77.3亿元。

曾因罕见药价格暴涨被诟病

据第一财经9月4日报道,在2020年,一条“上海医药子公司救命药价格一年暴涨8倍”的消息在舆论发酵。有媒体报道称,一种叫作鞣酸加压素注射液的罕见药价格从此前稳定的124元暴涨至2020年的990元一支。该药物用于治疗中枢性尿崩症患者。

鞣酸加压素注射液由上海医药全资子公司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独家生产,并由上药第一生化的子公司上海上柯负责营销。

根据上药第一生化与上海上柯当时出具的一份《关于鞣酸加压素的情况说明》,全国中枢性尿崩症患者及其稀少,该产品销量全年仅3000支左右。

另据介绍,由于企业处于长期亏损状态,鞣酸加压素注射液在2018年一度停产。但因患者反应激烈,启动复产程序。为了恢复生产,上药第一生化对生产车间投入了数百万元进行改造,导致生产成本大幅度上升。此外,成本还包括入院渠道的销售费用。根据2020年鞣酸加压素注射液的价格组成,销售费用占比超过30%。

对于上海上柯给出的上述涨价原因,业内人士当时表示无法理解其中的逻辑,该药物并非专利药,企业不存在高昂的研发费用;药品说明书显示,鞣酸加压素注射液的原材料既不罕见,也不昂贵;该药物的生产工艺并不需要高精尖技术。

责编:王时丹 | 审校:李金雨 | 审核:李震 | 监制:万军伟

标签:

责任编辑:探索